•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7-19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二等奖《明知故犯》孙晨 2019-07-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07-15
  • 做合格党员,做好“四个”基本—筱莎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15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7-08
  • 不管怎么修饰辞藻,只要放弃革命,就是苏联的结果,还用证明吗? 2019-07-07
  • 全国最美基层法官彭文忠最珍视当事人那一声声谢谢 2019-07-07
  • 习近平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十个精妙论述 2019-07-03
  • 牢记初心使命赢得未来新优势 2019-06-30
  • 上海电视节何冰获最佳男主角奖 马伊琍获最佳女主角奖 2019-06-30
  • 任天堂Labo测评:70美元的硬纸板,好玩在哪儿? 2019-06-28
  • 韩朝时隔10年重启高级别军事会谈 2019-06-28
  • 兰州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成立 2019-06-26
  • 保罗带伤命中绝杀 邓肯:看他打球真的叹为观止 2019-06-24
  • G7到底还能走多远?(环球热点) 2019-06-22
  • 河北快3走势图 - 修真小说 - 一剑动神州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初现峥嵘

    湖北快三基本走势图:第八十八章 初现峥嵘

    书迷正在阅读:万古神帝、造化之王、太初、飞剑问道、武炼巅峰、圣墟、汉乡、无上崛起、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三寸人间
            秦轩猜不透西门非龙为何要以身犯险,亦顾不得思考这些人为何在此拦路,因为那个肥胖老者的两根判官笔已倏然而至。

            西门非龙依旧身形未动,显然没有出手阻挠的意思,苏辰央也往一旁挪开数步,老样子是想给秦轩腾出地方。

            只听两声嗤嗤声响,肥胖老者的判官笔一上一下,直刺秦轩咽喉和心口。

            秦轩一剑横出,暴退出门,在酒楼外的空地上立稳身形,肥胖老者紧随其后,速度丝毫不慢,再次出笔,招招点穴,笔尖隐隐有内力发出。

            从肥胖老者发出的气机来看,此人也是通玄境的高手,秦轩不敢大意,挥动手中赤红大剑,不急不缓,从容应对。

            转眼六七招过后,胖老者心下一惊,他已感受到这年轻人的武功境界不输自己,而且似乎还在自己之上,暗想果然是名门大派的世家子弟,小小年纪,武功竟如不输自己,若在平时,胖老者肯定会逃之夭夭,但如今也顾不得自身安危,少主若真被这西门家的子弟杀害,那即便他回到缺月楼,亦难逃一死。

            心念及此,肥胖老者双手铁笔运转如飞,全然都是不要命的打法。

            秦轩以红莲剑宗的剑法从容应对,大开大合之际,也不失飘逸灵动。

            其实以秦轩从木临春、鱼龙魁和西门东楼那里学来的高深武功,并不用打的这般费力,但他却存了对敌之际,窥探对方的武功路数的想法。

            屋外两人打斗的同时,酒楼内也跟着热闹了起来,西门非龙和苏辰央一左一右站在门内两侧,与大厅中的百十号人相互对峙,气势丝毫不弱。

            这位出自东玄剑池的未来继承人,之所以领着秦轩和苏辰央以身犯险,是因为他们西门家,早年和缺月楼有一段不死不休的恩怨。

            西门非龙出山之前,他的爷爷西门东楼就曾叮嘱过他,倘若遇到缺月楼的人,一概杀之,即能了解昔年的恩怨,又能让他成名于中原江湖。

            见大厅中人迟迟不动,西门非龙神态更为倨傲,眼神中满是不屑和嘲讽,他看向那帮缺月楼的长老和弟子,冷冷道:“你们少主的狗头被我扔到荒山喂狗了,难道你们不想为他报仇?”

            想出去一探究竟却无法踏出酒楼的精瘦老者,闻言再也按捺不住,对身后的十余名缺月楼弟子吼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杀了他替少主报仇!”

            十多名缺月楼的弟子,都是初入神武境上下的好手,也不知眼前黑衣青年的武功高低,是以并未犹豫,十多人,二十多杆判官笔同时刺向西门非龙。有人在前,有人在后,隐隐是遵循阵法的规律,循序渐进一丝不乱。

            西门非龙冷哼一声,猛然抽剑离手,三十步内,剑出随心走,离手回魂剑!

            牧秦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入人群,凌空盘旋,剑光闪动,众人都没来得及看清,一抹抹血光当即浮现。

            长剑飞回西门非龙手中时,一十五名缺月楼弟子,竟同时倒地,在他们的脖颈处,都有一道切断动脉的伤口,鲜红的血液立刻汩汩流淌,一股刺鼻的血腥,充满了一整间酒楼。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绕是大厅里的各门各帮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也都被这年轻人的手段给震惊了,这他娘的也太狠了些吧?

            但震惊归震惊,这些个见惯了大风大浪江湖厮杀的人,个个都是狠角色,他们心里清楚,眼前这黑衣青年虽是先声夺人,可说到底对上的不过是缺月楼的普通弟子,倘若换成是在座门派的长老或者帮主门主,那他就不可能杀的如此轻松了。

            饶是如此,他们也都认清了一个事实,这个孤傲的年轻人不好惹,在这一时间,所有人都生出了同仇敌忾的心思。

            雷火帮帮主雷万钧,竟是第一个抽出腰间钢刀,大喝道:“一起上!”

            他大喝之时,目光看的是西门非龙,离着门口尚有数丈距离便已举刀,转眼落刀之际,劈砍的对象却是另一侧的苏辰央!

            雷万钧身形极快,大喝出刀、欺身劈砍,一系列动作几乎只在一瞬,快如白驹过隙,算计用心歹毒。

            只可惜,他却小瞧了苏辰央。

            论起使刀,放眼整个江湖,无人能出天下第一刀蔡兰亭其右,而苏辰央却又恰好是蔡兰亭的半个徒弟。

            就在雷万钧出刀之时,苏辰央就已察觉那股对准自己的杀意,而他的脸色却始终古井无波。

            眼前这些人,想来也是跟自家的满月庄差不多,可能在一城一县里颇有些地位,但若碰上了真正的高手,还是没什么反抗的余地。

            虽说自己还算不得高手,但自从他入赘到了东玄剑池以后,每日起早贪黑兢兢业业,刻苦练功,更是得到了蔡兰亭的点拨,武道造诣可谓一日千里,眼界自然也更加波澜壮阔。

            若在以前,面对这红毛怪出其不意的杀招,苏辰央可能还真是无法应对,但此刻的他,却扬起嘴角,露出一排森白牙齿,释放出一抹与清俊仪容大为不符的狰狞。

            苏辰央并未出刀,而是以左手拔剑。

            苏辰央的剑,是他的妻子西门非花送给他的,名为连理枝,未出鞘时通体雪白,恍如白玉雕琢,出鞘之后剑气如虹,锋芒毕露。

            一剑递出,铮铮发龙鸣。

            雷万钧的一刀恰好就砍在了苏辰央的长剑之上,刀剑碰撞,雷万钧只觉一股劲力直透心肺,使他不由自主倒退三步。

            苏辰央一剑占据上风,并未穷追猛打,身子一转,迅速退出酒楼。

            西门非龙也转身跟了出去,然而就在他前脚刚跨出门槛,一直愣在原地的缺月楼瘦子长老身形一动,好似离弦之箭一般,挺笔直刺西门非龙后心。

            这一刺,用上了全部内力修为,不知比雷万钧方才那留有余地的一刀快了多少倍,直如一道闪电横空。

            然则,西门非龙好似早有察觉,就在判官笔的笔尖距离他后背不足两尺之时,身形拔地而起,在空中倒转半圈,自上而下,一剑刺出。

            这一剑,准确无误地刺穿了瘦老者的后脑勺,剑尖从他前脸透出一尺有余,精瘦老者当场死绝。

            西门非龙猛然下坠,双脚狠狠一踏,落地之时,刚好踩在了老者的后背。

            这一幕发生的实在太快,再加上天色昏暗,许多人根本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等众人回过神来,只见到那个面容冷峻的黑衣青年,手持滴血长剑,双脚踩踏着缺月楼长老的尸体,宛如一尊杀神。

            尚未走出酒楼的这帮江湖人,只觉得脊背发凉,毛骨悚然。

            几个帮派的首领对望一眼,虽然一句话没说,却是不约而同纷纷抽出兵器,同时踏出酒楼大门。

            人人都意识到,只有他们同心协力,才能稳操胜券。

            这帮平日里各自看不上眼的帮会门派,竟在此刻心照不宣一起杀向西门非龙。

            如此一来,反倒没人去管苏辰央了,好在各帮各门的几十号弟子蜂拥而出之后,都将矛头对准了他。

            苏辰央虽然没有西门非龙那般狠辣,但他却不会傻到任人宰割的地步,长剑连理枝发出一阵颤鸣。他冲入人群,接连出剑,每出一剑,就有一人到底不起,砍瓜切菜将一大群虾兵蟹将杀的溃不成军。

            鹤豹堂的二当家曹鹤,眼见手下兄弟连翻死于这个左撇子剑下,心头怒气升腾,于是舍弃了被众头领围攻的西门非龙,转头向苏辰央杀来。

            曹鹤虽是副堂主,但其武功和智谋不在大堂主金传豹之下,手中长刀飞鹤一刀劈出,一道血红刀罡直扑苏辰央面门。

            刀出罡气,境入通玄。

            苏辰央不动亦不退,同样一?;映?,两股肉眼可见的刀罡和剑气轰然相撞,平地猛然炸起惊雷!

            两人之间的地面上,不仅各自出现一道沟壑,而且还炸出一个大坑。

            硬碰硬的一招过后,两人均是各退一步,纷纷收起轻视之心,双双大步向前,刀剑再次相交。

            但是两人都没有再像先前一般比拼内力,而是各凭武功,你来我往,打的酣畅淋漓。

            武道境界有九重,但又分为初天、中天和高天三个层次,初天自然是金胎、真武、神武三境,中天则为通玄、化神、天元三境,而苏辰央和曹鹤都是通玄境的中天高手,既然境界旗鼓相当,那就只有在武功上比拼高下。

            此时的酒楼外的空地之上,已然乱作一团,对敌最多的,当然是西门非龙了。

            方才他踏出酒楼之时,故意背后空门大开,引缺月楼的瘦子长老出手偷袭,而后将其反杀,让客栈里的各路高手都将他视作三人中最厉害的敌人。

            然事实也是如此,秦轩虽然天赋极高,但真正学得高深武功的时日尚短,虽然在短短数月便入通玄之境,但毕竟缺乏对敌经验,下手更是不够果决。

            苏辰央勉强算是武林世家,但其父苏阳烈的武功,却比不得东玄西门十三剑中的任何一剑。后来虽入了大玄剑宗,又得蔡兰亭指点,却依然比不得东玄剑冠西门东楼亲自调教的孙子。

            此刻,西门非龙以一人之力,力战七八个通玄境或者半入通玄的高手,丝毫不落下风。

            西门非龙锋芒毕露,俨然已入化神境。

            

    河北快3走势图
  •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7-19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二等奖《明知故犯》孙晨 2019-07-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07-15
  • 做合格党员,做好“四个”基本—筱莎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15
  •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 2019-07-08
  • 不管怎么修饰辞藻,只要放弃革命,就是苏联的结果,还用证明吗? 2019-07-07
  • 全国最美基层法官彭文忠最珍视当事人那一声声谢谢 2019-07-07
  • 习近平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十个精妙论述 2019-07-03
  • 牢记初心使命赢得未来新优势 2019-06-30
  • 上海电视节何冰获最佳男主角奖 马伊琍获最佳女主角奖 2019-06-30
  • 任天堂Labo测评:70美元的硬纸板,好玩在哪儿? 2019-06-28
  • 韩朝时隔10年重启高级别军事会谈 2019-06-28
  • 兰州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成立 2019-06-26
  • 保罗带伤命中绝杀 邓肯:看他打球真的叹为观止 2019-06-24
  • G7到底还能走多远?(环球热点) 2019-06-22
  • 排五走势图连线坐标 韩国排球比分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 真正香港六合彩公司 内蒙古时时彩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扑克牌游戏名称 四川金7乐官网下载 法甲积分榜最新排名规则 江苏省体育彩票走势图 急速赛车动画 曾道人内幕玄机118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技巧 六合彩特码 北京pk赛车是正规的吗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