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时刻】全国政协文史与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叶小文:做好知识分子工作要善于画出最大同心圆 2019-04-18
  • 水土保持-近在你身边-图解新闻 2019-04-18
  • 今年西安新登记市场主体突破200000户 2019-04-17
  • 科技赋能助力医保革新,平安开启商保服务新模式 2019-04-14
  • 端午节后乌鲁木齐市迎晴好天气 2019-04-11
  • 习近平:在同全国劳动模范代表座谈时的讲话 2019-04-11
  • 绷紧纪律弦,坚决对诱惑说“不” 2019-04-07
  • 我国将在2020年全面实现养老保险省级统筹 2019-04-06
  • 走进学校,了解电竞——中国电竞教育之路 2019-03-31
  • 房产证办十年 如此懒政岂能容忍 2019-03-30
  • 北京天安门广场更换花卉 2019-03-30
  • 邮储银行山西省分行零售信贷结余突破200亿元 2019-03-30
  • 追寻峥嵘岁月的精神传奇(铸剑·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特刊) 2019-03-29
  • 维生素-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3-29
  • 宝马宣布调整进口车价格 X5、6系GT等降幅超5万元 2019-03-29
  • 河北快3走势图 - 都市小说 - 神级提炼术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狐狸尾巴藏不住了

    11选5任四包赚不赔40注:第一百七十二章 狐狸尾巴藏不住了

            对啊,为什么偏偏是尚主持的那位俗家弟子出事呢?

            如果真如郝真人所说,那个弟子是被东瀛人下了黑手,先不说他是怎么办到的,反正玄门之人方法很多嘛,可是为什么独独选他呢?

            总不可能真是他给的那个鸡血素丸有问题吧?可也没听说另外两个人出事??!

            余超回忆了下今天比试时候的场景,真要说起来,那个弟子跟蒲观主的弟子联合行动,最后的致命一击,还是蔡友亮下的手。

            就算对方身份特殊,东瀛人要复仇,第一个找的也应该是蔡友亮啊,毕竟他今天可以算是通杀了。

            蔡友亮脑子也转的快,说道:“老板,我是这么想的,您看对不对哈!

            我一直待在您身边,而田馆主的弟子同样在此处,就算出了什么事您也能立即解决。

            蒲观主那边在青城上,离着何会长不远,即便出事问题应该也不大。

            唯有尚主持的那位弟子,应该没有跟郝真人在一起,所以他们趁机选择了他?!?

            余超摇摇头说道:“不,你前面分析的很有道理,可是我觉得最后的结论应该不对。

            只是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区别,我一时还没想到。

            我就想知道,如果他们想要报仇的话,仅仅把人给弄晕过去,这算哪门子报仇?

            难道不应该是直接给弄死么?

            让我们连救治的机会都没有,这才符合报仇的意思嘛!”

            蔡友亮又说道:“老板,会不会是他们故意这么干的,想让我们投鼠忌器,等到三天后比试那会儿手下留情?”

            余超笑道:“切,那怎么可能呢?别说我们本来就是生死斗,哪怕救治不了那个弟子,大不了直接跟他们拼了,还能为了救人,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不成?

            不说那个弟子跟我们没多大关系,就算是身份高贵,那又如何?”

            就在这时,余超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何国平打来的。

            “什么?你在开玩笑吧你?”

            “哼,要去你去,我不去,你是会长,难道还要所有会员都出马不成?

            别跟我说什么是我给他们药丸的关系,这边也没听说有谁出事???”

            余超气呼呼地直接将电话给挂断,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没想到啊,那个弟子还真是大有来头,现在他们应该高兴了吧!”

            蔡友亮第一反应就是,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您不去呢?这都怀疑到您身上来了呢!

            不过这话,蔡友亮给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来头再大,难不成还要上杆子凑上去卖好不成?

            以老板现在的情况看来,可以说是无牵无挂,没有什么产业拖累,就算对方来头很大,也用不上??!

            不求人时,百无禁忌,真要遇上麻烦了,以老板的能力,大不了豁出去就是了。

            突然,余超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什么东西在爬动,低头一看,原来是小黑。

            “小黑,现在好些了没?让你贪吃,以后可得记住这个教训哦!”

            小黑飞了起来,盘旋在余超身前,“嗯嗯,小黑知道了,主人,小黑出去看看那个地方,那些人回来没有?!?

            “去吧,去吧,小心点,别又吃多了哦?!庇喑诎谑?,将意念传了过去。

            “咦,不对!难道是这个原因?”余超望着小黑飞走的方向,突然想起了什么。

            蔡友亮闻言急忙问道:“老板,您想起什么来了?”

            余超眼睛转了转,沉吟道:“我怀疑东瀛人的目的就是要把我们给引到省城去,最好在那边停留几天。

            你看啊,除了省城那位,其他人几乎都在青城,他们既然要想下手,为什么没有在这里动手呢?”

            “叮咚”“叮咚”门铃声急促响起。

            “谁啊这是,这么晚了还过来?!辈逃蚜疗鹕砣タ?。

            门一打开,一个年轻人急忙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余先生在吗?

            我们大师兄刚才原本都已经醒了过来,正吃着饭跟我们闲聊呢,可突然又晕过去了,师父让我来请余先生过去瞧瞧是怎么回事?!?

            蔡友亮回头一望,余超也傻了,那鸡血素丸的信息里没说有这么回事啊,该不会那个蒲观主的徒弟也倒了吧?

            尼玛,想什么来什么,电话又来了。

            “好,我知道了,这样,你派人把那个弟子送到我这里来,我先看看再说?!?

            “医院?我呸,医院有用的话,郝真人就不会那么说了,真当我跟郝真人有啥关系不成,他还替我遮掩?”

            “反正我话放到这里了,你想怎么做,随便你了?!?

            余超气呼呼地挂断电话,心说这特么的完全是跟自己作对嘛。

            刚想出问题所在,结果立马就变了,感觉事情的发展完全不受控了。

            咦,不对,这三人的发作时间,好像有点差别,前一个还好说,可后面两个人似乎时间都差不多呢。

            余超在房间里看了看,让异变嗅觉开始检查其每个角落。

            “余先生...”门外的小伙有点着急了。

            “嘘,别说话,我们先下去,老板收拾一下就跟着来?!辈逃蚜敛恢烙喑敫墒裁?,不过他还是决定先下去看看,让老板冷静想一下。

            离着余超等人居住的青城别苑几公里远的度假村内,几个东瀛人望着正发出噪音的机器面面相觑。

            “糟了,咱们的窃听器被发现了?!?

            “八嘎!发现就发现,事不宜迟,去两个人先将外面监视咱们的人给打晕过去,不要杀人,现在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我们需要尽快转移?!?

            “可是这大半夜的...”

            “大半夜又怎么了?留下等死不成?你以为那些蜀地玄门中人会跟咱们讲证据么?”

            “不错,我们的确是应该尽快转移,趁着还有时间,抓紧将上面安排下来的任务给完成了。

            至于他们到时候找上门来,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诸君难道没有勇气跟对方拼死一战?”

            说的跟你很有勇气似的,有本事留下别走??!

            呃,不过,华夏有句古语怎么说来着,忘了,这应该叫做战略性撤退,不是怕了他们。

            东瀛人没有再多说什么,急匆匆分头行事,就是被度假村的老板跟看二傻子似的看着他们。

            这特么大半夜的退房,能上哪去???

            不管了,反正这些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东瀛人,让他们摸黑出去,摔死他丫的才好呢!

            ......

            等到余超再次下楼,来到餐厅的时候,一帮人正围着平趟在几张软椅子上的肌肉兄着急上火的呢,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起余超给的药丸有问题。

            蔡友亮面红耳赤地说道:“说话可得讲证据,祸从口出,别给自己和身边的人找麻烦!”

            “那为什么大师兄突然晕倒的呢?对了,还有刚才打过来的电话,听说另外两位也同样晕倒了,偏偏今天出战的四人里,就你没出事,这又该怎么说?”

            “就是,这还不是证据,什么才是证据?为什么就你没出事,那还不是因为只有你没吃那什么药丸么?”

            “说什么没有副作用,这人都晕过去了还要怎么样,难道非要等人死了才算副作用么?”

            “....”

            田馆主此时又是搭脉,又是听心声的,心里正考虑着是不是该送医院,对于其他徒弟的说法,他也有所怀疑,只是不好明说而已,故而没有制止。

            余超走过去,两手一扒拉,挡在身前的人全都飞了出去。

            “你想干什么?”

            “用了假药害了大师兄他们,现在还有理了,有本事杀了我们??!”

            余超停下脚步,环视着众人,讥笑道:“你们以为我不敢么?你们在我眼里算个球,想杀你们,你们以为有哪一个能躲得过去?”

            田馆主这时也不得不站了起来,脸色难看地问道:“余先生,您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吧?”

            “过了?呵呵?!庇喑吖タ炊济豢醇∪庑忠谎?,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

            “那你来告诉我,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里,是谁放的?”

            众人将目光投向餐桌,只见余超刚才拍的位置上有一个极小的黑乎乎的小东西,似乎被人给捏坏了,还能见到里面的一些金属物质。

            “这个?这是什么东西?余先生,您什么意思?现在可不是说这些个无关紧要的事情的时候,我大徒弟还昏迷不醒呢!”

            面对一无所知还心有怀疑的田馆主等人,余超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一把火烧死他们算求。

            可他们无知归无知,心急上火,言语上可能有些冒犯,这都能理解,只是余超心气不顺??!

            “恶鬼缠身术,以被杀者的精血和灵魂为依托,通过某种古老祭祀手段,将死者的怨气死气等凝聚成一团,借助行凶者的血液找到目标,让其灵魂陷入失迷状态,如无解决之法,三天之内灵魂消失,必死无疑?!?

            余超查看了肌肉兄身上的信息,气不打一来,这特么的东瀛人居然借此污蔑自己,可恨更可杀!

            怪不得只有他们三人出事呢,谁叫蔡友亮今天大发神威,连点伤都没有,没有血流出来自然不可能受此恶鬼缠身术了。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再联想到某些事情,东瀛人如此做的目的就显露出来了。

            呵呵,这下子,狐狸尾巴藏不住了吧!

    河北快3走势图
  • 【学习时刻】全国政协文史与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叶小文:做好知识分子工作要善于画出最大同心圆 2019-04-18
  • 水土保持-近在你身边-图解新闻 2019-04-18
  • 今年西安新登记市场主体突破200000户 2019-04-17
  • 科技赋能助力医保革新,平安开启商保服务新模式 2019-04-14
  • 端午节后乌鲁木齐市迎晴好天气 2019-04-11
  • 习近平:在同全国劳动模范代表座谈时的讲话 2019-04-11
  • 绷紧纪律弦,坚决对诱惑说“不” 2019-04-07
  • 我国将在2020年全面实现养老保险省级统筹 2019-04-06
  • 走进学校,了解电竞——中国电竞教育之路 2019-03-31
  • 房产证办十年 如此懒政岂能容忍 2019-03-30
  • 北京天安门广场更换花卉 2019-03-30
  • 邮储银行山西省分行零售信贷结余突破200亿元 2019-03-30
  • 追寻峥嵘岁月的精神传奇(铸剑·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特刊) 2019-03-29
  • 维生素-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3-29
  • 宝马宣布调整进口车价格 X5、6系GT等降幅超5万元 2019-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