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19
  • 慈善基金进社区 点对点帮扶居民 2019-08-13
  • 尼勒克县88支“访惠聚”驻村工作队持续发力惠民生 2019-08-13
  • 专家谈当前市场预期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8-13
  • 拉萨市海拔4300米以下再无“无树村 无树户” 2019-07-30
  • 简逸光:从《佛祖历代通载》看佛教史的建立 2019-07-30
  • 概括起来就是:人在任何时候都有神赐的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7-29
  • 熊出没!云南景东县首次利用红外相机拍到黑熊活动轨迹 2019-07-24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7-24
  • 创业女青年哈丽娟:世界是自己的 与他人没关系 2019-07-23
  • 全国人大相关负责人就“人大监督工作”答问 2019-07-23
  •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7-19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二等奖《明知故犯》孙晨 2019-07-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07-15
  • 做合格党员,做好“四个”基本—筱莎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15
  • 河北快3走势图 - 都市小说 -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九章:生还是剖?

    河北体彩十一选5推荐号:第三百五十九章:生还是剖?

    书迷正在阅读:万古神帝、造化之王、太初、飞剑问道、武炼巅峰、圣墟、汉乡、无上崛起、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三寸人间
            孕七月,沈清体态逐渐往孕妇方向靠拢,腰围逐渐增大,着一身宽松连衣裙也能看出孕妇体态,这日晚间,苏幕陪着沈清饭后散步,走了两步便觉累的慌,微微停下步伐双手叉腰站在原地。

            因是夏日,头上出了些许微薄的湿汗,苏幕柔声询问,“累了?”

            沈清点了点头,话语微喘,“歇会儿?!?

            “不勉强,”苏幕说着欲要伸手搀扶着她往回走。

            “没事,”她开口答,话语温温,“现在不走到后面更难?!?

            昨晚,6先生同她谈了一个较为有争议性的问题,是生还是剖。

            沈清对这些东西并非一无所知,最起码那些孕妇须知的书籍上有所描述。

            她沉吟片刻,抬起清明的眸子望向男人,“你觉得呢?”

            6先生闻言微微错愕,似是没想到沈清会反问,转而轻笑幽幽道,“听医生的?!?

            “医生怎么说?”

            “可生,”6景行只说了两个字,望着沈清的眉眼都是弯弯的,俊逸温和的不得了。

            “那就生,”沈清回应,话语坚定。

            她的坚定主要在于片面了解过是顺好还是剖好,她愿意将最好的一切都给这个孩子,愿意去尝试。

            即便网上说的天花乱坠如何如何。

            七月,6景行事务格外繁忙,长期在天上飞是常态,许多时候,沈清从新闻联播上见到他的次数愿大于在总统府见到的次数。

            二人或许一天只有一通电话,而这一通电话还是来自于凌晨时分。

            或许两三天都没有一通电话,仅仅是靠短信来问候。

            而沈清呢!她也很忙。

            忙着上各种产前分娩课,而上课的老师都是6景行精心安排好的。

            忙着跟苏幕一起布置婴儿房,忙着跟苏幕一起置办小孩子的物品。

            一晃,时间过的极快。

            快到七月二十号6先生从繁忙的国事访问中脱开身来回到总统府,伸手摸自家爱人肚子时,

            只觉她腰围涨了不少,衣服已经换了一个码子。

            出门前原本只是微微凸起的肚子,现在已经像是吹了大半的气球似的。

            而此时,沈清端着水杯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屋外热浪滚滚的天气,六月三伏天,她没了出门的勇气,只因隔着玻璃窗都能感到炙热。

            伸手,6景行搂着她的腰身许久都未言语,微微疑惑,侧眸望了眼男人,见其眉头紧蹙,紧抿唇,带着一股子自责。

            “怎么了?”她柔声轻问,话语温温。

            “阿幽、我是不是出门太久了?”男人开口询问,双手在她肚皮上来来回回,搂着她的腰身往前靠了靠。

            男人目光沉静晦暗,嗓音低低沉沉,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凉凉。

            “还好,不算久,断断续续下来十三天而已,”沈清笑答,说这话她含着的大部分是揶揄,

            而这话停在6景行耳里是刺耳的。

            他以为沈清在讽刺他,讽刺他出门十三天不算很长。

            男人眸底沉沉,带着些许担忧。

            “对不起,”身后男人沉寂了许久才开腔。

            沈清原本是要送到嘴边的杯子顿了下,微微疑惑,伸手扒拉开6景行落在自己腹部的手,仰头望向他;“道歉做什么?”

            刚刚背对着她,只是觉得腰围丰满了不少,这一转过来,他凝视着沈清时才现,不仅是腰围涨了,面色也红润了,隐隐胖了些,但看不大出来。

            6景行心头一颤,只觉得,他终究还是许久没见到人了。

            伸手捏了捏沈清臂弯,臂弯倒是没长肉。

            “太久没在家了,”男人开口,嗓音哑哑。

            “你很忙,我知道,也理解,”沈清浅笑,容颜淡淡雅雅,望着6景行就好似一个贤惠通事理的妻子。

            然而6景行知晓,在前不久的时日里,沈清还是那个在他出门时会闹着不让走的人。不过是十几天的功夫,变了?变了不怕,怕的是她已经潜意识里习惯他连续多天不在家了?!拔蚁M悴焕斫?,”男人沉沉开口?!??!鄙蚯逵幸凰布浠紊?,似是没抓住6景行话语中的重点,问了遍;“你希望什么?”

            “希望你不理解,”男人再度重申了一遍。

            沈清闻言,嘴角轻勾,似是觉得异常好笑。

            “你乖巧懂事的时候我总觉得是我做的不够好,让你不想跟我闹,”男人话语低低徐徐,带着些许委屈。

            他宁愿沈清跟他闹,最起码他十几天不在家确实不是个准爸爸该干的出来的事儿。

            沈清直勾勾看着他,沉寂了半晌才悠悠开口道;“合着你就喜欢我无理取闹没事儿见天儿的作你?还是说你觉得我应该培养悍妇秉性?”

            6景行盯着她眼睛看了会儿淡淡道;“我只是觉得我十几天不在家,回来你会数落我的不是?!?

            “哦~”某人恍然大悟,端着杯子喝了口水;“原来是因为我没数落你的不是太过理解你让你感到忐忑不安,以为我又在暗自计较什么,对吧?”

            6景行没说话,确实是这样觉得。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小肚鸡肠事事斤斤计较的女人?”某人在问,话语悠悠,夹着些不好的情绪。

            6景行摇了摇头;“没有?!?

            “可你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某人不依不饶。

            6景行静默了,沉着性子将沈清刚刚开口说的那几句话拆开分析了几遍,才敢开口;“你性子太淡,我怕我做的不好,你又不说?!?

            6景行低低沉沉开口,算是解释。

            沈清微微昂着脑袋,看着他低垂略微萎靡的面容有些好笑,可还是忍住了。

            面色依旧平平;“是否以后对6先生得改改我这性子淡的臭毛???”

            “我喜欢,”男人开口,锁着她的目光有些灼热,话语急切。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某人耸了耸肩,微微转身将视线落在窗外。

            院子里蝉鸣声不绝于耳,偶尔夹着一些些鸟叫声,六月三伏天的天气温度高的吓人,就光是这么看着,沈清都觉得地表在呲呲的冒着滚烫的热气。

            6景行盯着她看了许久才淡声开口道;“十几天没见,出门时肚子还不是很明显,一回来就觉得涨了很多,只是觉得错过了宝宝的成长期感到很抱歉?!?

            他确实是如此觉得。?沈清笑了,温温淡淡。6景行低垂将脑袋埋在她颈窝之处缓缓蹭着,沈清微微侧眸,淡淡笑道;“恩、我知道?!?

            从6景行一瞬不瞬盯着她肚子开始便感觉到了这男人的低沉。

            “阿幽,”6先沉声唤了句,似是有些不相信。

            “乖啦!没事的,”沈清用了6景行平常哄她的话语在来哄6景行,如此听来,怎都有些怪怪的。

            6景行在家呆不过两天,七月二十号在度启程出访他国,这次,沈清没了以往那么心平气和,多多少少有些不高兴的,但这股子不高兴是蕴藏在心里的。

            没有散出来。

            七月下旬,盛世集团在某件合作案上出了纰漏,高亦安长期也是在天上飞的人物,来来回回成了航空公司的vip客户。

            而沈氏集团在都的立足暂且搁浅,还是一如既往的往常态展,但沈清回了都且数次出现在豪门宴会之中,让商场上某些人多多少少有些蠢蠢欲动。

            沈南风在都的工作不比江城轻松。

            且不仅要顾着公司的工作,还要对付那些暗地里涌现出来的妖魔鬼怪。

            6槿言接了6景行的命令暗中庇佑沈氏集团,这才免了那些杂七杂八各种需要应付的关系落到台面上来。

            八月初,沈风临因工作到达都,这期间,自沈清怀孕回到都,沈家父女二人足足有近六月未曾见面。

            沈风临来时,并未同沈清说起行程。

            反倒是管家秦用一通电话过来,含含糊糊告知沈风临明日出差都。

            且还道出近日来茗山别墅院子里的白桔梗长势颇好,异常好看。

            又在交谈之中数次提起沈风临时常望着某一处呆,让人觉得倍感孤寂。

            “大小姐,感觉得出来,自你们都去都之后,沈先生比以往更加沉默寡言了,时常一个人坐在一处呆,看起来也沧桑了不少?!?

            这日沈清正午休起来,靠在床头显得整个人都有些懒懒散散的味道;“沈唅呢?”

            “二小姐最近因为实习工作的事情也很忙,不时?;乩??!?

            原本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到头来却只剩沈风临一人,唐晚躺在医院成了植物人,沈清与沈南风去了都,沈唅时常忙着工作不见人影。

            若非有佣人在这个屋子里,只怕是真成了没人管的孤家寡人了。

            “知道了、劳烦秦叔多照顾照顾,”沈清开口叮嘱,这话说出来,实则并没什么温度。

            沈风临远算不上孤家寡人,五十岁的他保养的很好,精力异常充沛,跟商场里的人玩起手段来格外厉害。

            在来是,他的面容也没有半分苍老的痕迹。

            相反的还炯炯有神的很。

            最多,算是个中年男人。

            沈清收了电话起身,掀开被子起床,许是躺久了,又许是肚子重了压着下半身,起来时扯到了静脉,小腿抽筋,疼的她冷汗涔涔倒回了床上。

            这种感觉,异常难受。

            约莫是过了三五分钟,疼的有些难以忍受,伸手按了内线让人上来。

            佣人上来见她如此,吓得一个惊呼。

            而后惊动了苏幕,一时间,老太太跟苏幕都进了卧室,苏幕一手拿着热毛巾敷着她的小腿,

            一手揉捏着,动作轻柔。

            阵痛过去后,余痛依旧,沈清侧躺在床上,面色白白,提不起劲道。

            夜间,6景行抽空拨了通电话过来,沈清没接到。

            一通挂电话拨到了苏幕那方,只听她淡淡道;“下午腿抽筋,整个人焉儿了,午休起来躺在床上在也没动过,奶奶在上面陪着?!?

            “腿抽筋?严重吗?”那侧,男人声线不自觉的扬了扬,紧张得很。

            “孕妇腿抽筋是常有的事,不可避免,”苏幕回应,话语稳稳。

            怀孕、确实是件很遭罪的事情,她是过来人,所以知晓。

            “那总得提前预防着,一屋子人围着一个人转,您跟奶奶又都是过来人,”男人话语凉了又凉,似是在将沈清腿抽筋的过错怪罪到苏幕身上。

            后者闻静默了片刻,冷着嗓子开口道;“你自己老婆你没时间照顾,当妈的帮你伺候大的小的,你还有意见还冷脸了?”

            在佣人的印象中,苏幕向来是温温和和的那种人,不轻易脾气,即便是有情绪也是把控的极好的那种人。

            可今日念叨6景行的话语多多少少还是夹杂着些许凉飕飕的冷意的。

            只因6景行最近似乎得一寸进一尺的来。

            自己成天不不着家各种事情只知晓号施令,当真是什么老子生什么儿子。

            如此想来,苏幕又想到6琛身上去了。

            暗暗压了口气。

            晚间、6琛回来时一如往常挂着儒雅的浅笑,见着苏幕坐在客厅把玩着6景行的蝴蝶犬,断了杯水迈步过去跟人浅聊着,可聊了不过两句,苏幕不是冷嘲就是热讽,且话语凉飕飕阴测测的似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刻意针对他似的。

            “你又怎么了?”6琛望着她脑子嗡嗡的响着。

            想他戎马一生弛聘政场所向披靡能勘破国际运转大事,却看不破自家爱人心底的心思。

            时常被虐的莫名其妙,且虐完之后还一脸懵逼。苏幕撩了他一眼,冷着嗓子开口;“更年期,怎么了?!薄??!弊源蛏洗纬臣芩倒饷匆蛔?,苏幕时不时拿这句话来怼他。好似成了习惯。

            6琛深沉的目光凝着她,数秒之后放弃交流的想法,起身进了书房。

            期间、林安端着茶水上来时,6琛无意间问了一嘴,只听林安道;“不大知晓,只知晓下午太太跟少爷打电话的时候语气不大好?!?

            如此一来,6琛似是知晓,他这是又为6景行背锅了。

            小兔崽子。

            啪嗒一声,6琛手中一本厚厚的书籍直接摔在了桌面上,彰显他腾腾的怒气。

            夜间、沈清接到了来自6景行的电话,那侧男人温声询问她如何,沈清浅答,话语淡淡,提不起半分劲道,聊了几句显得有些恹恹,便想收电话。

            而6景行,似是知晓她不大舒服,也没过多念叨。

            第二日下午,沈清起身换了身更为宽松的孕妇长裙,肩膀下的长被半挽起,整个人显得温婉慈和。

            米色长裙衬得她整个人越大白净??硭傻脑懈救挂丫膊蛔∷瓜缘脑卸?,下楼时,苏幕见她如此温婉典雅的装扮有半分晃神?!耙鋈??”“恩、”她浅应,伸手将落下来的丝别再耳后;“父亲过来了,找他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

            苏幕闻言,点了点头;“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沈清本想拒绝,但想着,现在月份大了,她一个人出行身旁没个人的话也有些不好,便恩了一声,站在楼下等着苏幕。

            这日,天气很热,天气预报说是有三十五六度,可沈清觉得,应当不止。

            光是站在廊檐下,她便觉得热浪滚滚,站了几分钟便开始冒起了汗珠,顶着下午三点的太阳走到车里更是热的她后背汗湿一片。

            好在,苏幕出门准备齐全,上了车将水杯递过来,喝了几口才得以好受些

            车内静坐了会儿那股子燥热的情绪才稍稍降下去些。

            也终于能理解苏幕那句,没事儿不要老出门小心累着的话到底是何意思。

            确实累。

            到沈氏集团,苏幕并未跟着沈清上去,反倒是让贴身管家跟着,只因她算半个公众人物,若是上去,只怕是会引起骚动,在来沈清与沈风临谈事情,她不可能进去,也不可能让堂堂一国总统夫人坐在会客室等她。

            她来时,不碰巧,沈风临与沈南风下了工地。

            顶着三十五六度的天二人去了工地视察。

            沈清听闻秘书言语,微微头疼,在反观,章宜也不再,询问之下,才知晓是一起去了。

            因秘书提前联系,沈风临与沈南风并未在工地上耗费太多时间,早早回了公司,远远的,便能见到这几人汗湿的衣衫。

            沈清静看几人边走边聊朝这方而来,最先看见她的是沈南风,男人一身白衬衫因被汗水浸湿都贴在了身上,面上还挂着薄汗,见到沈清站在不远处时,整个人呆滞在了原地。

            不远处,沈清着一身米白色长裙,柔顺的黑被她将两鬓的丝微微挽起别在耳后,是那种典型的温婉典雅的装扮,迎着夏日透进来的阳光,他看到了、沈清微微凸起的肚子。

            见此,沈南风整个人呼吸一滞,咽喉似是被人掐在掌心似的一时间不能呼吸。

            她、怀孕了。

            看这身形少说也有五六个月,而他才知晓。

            行走的步伐似是突然之间被钉了钉子,不能挪动半分。

            沈清与其对视,看着他的目光未有半分躲闪,而沈南风的目光从一开始的震惊到不可置信在到冷凉,她尽数收在眼底。

            他爱一个女孩子,从幼年爱到她为人母。

            二十年人生路,何其艰难。

            许是情绪外露太过明显,明显到身后沈风临与章宜都感受到了,片刻,只听一道揶揄的声响响起;“还以为你要闭关修炼呢?这是出山了?”

            沈清听闻章宜的声响,而后见她笑着朝自己这方而来,走时,还不忘有意无意碰了下沈南风肩膀,而如此举动,对后者似乎并无多大影响。

            沈清见此,将视线落在沈南风身上,半笑半冷着脸望向沈南风开口道;“视察工地这种事情能不能不把章宜带上,三十五六度的天让一个女孩子跟你们一起去太阳底下烤,好意思?”

            想缓解尴尬。

            沈南风似是依旧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只是徒徒望着沈清,目光并不集中,反倒是章宜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开口道;“老大、这个案子目前我在负责?!?

            大大老板来了,要去视察,她这个负责人不能不去??!

            闻言,沈清静默了,未在言语。

            清明的眸子望了眼沈南风,收回视线转身跟着沈风临一起进了办公室。

            而章宜在外面拉住了沈南风。

            办公室内,

            一眼望去,沈风临后背汗湿整片,水淋淋的贴在身上。

            “你在江城还好?”沈清起先开口问道。

            “挺好的,”秘书递进来的矿泉水,他拧开喝了几口,而后伸手将瓶子搁在桌面上望向沈清沉稳开口问道;“你呢?如何?”

            说完,视线下移落在沈清肚子上。

            “都挺好,”她点头答,许是站着有些累,而后迈步至沙处坐了下来,沈风临亲自给她倒了杯温水端过来放在面前,然后坐在她对面。

            凝视着她凸起的肚子看了眼,目光灼灼带着些许沈清看不通透的情绪。

            虽不深,但她感觉到了。

            “看新闻最近6景行都在出访他国?”说这话时,沈风临眉头是冷蹙的,显然是对这个女婿感到不大满意。

            孕后期,沈清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6景行不再身旁嘘寒问暖,反倒是满世界飞。

            “恩,”沈清浅应,话语淡淡柔柔,跟以往的最大区别是少了那股子争锋相对。

            “总统府有人照顾你?”他在问,话语温温,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基本关心。

            “有,”沈清答;“6景行母亲是个很温润的女子?!?

            不得不说,苏幕在照顾她饮食起居方面从未出现过纰漏,也格外细心。

            沈风临点了点头,许是顶着三十几度的大太阳晃了一圈有些伤阵,一瓶矿泉水下去不够在让秘书送了瓶进来。

            “晚上一起吃饭?”沈风临问。

            沈清静默了片刻,想应允,但苏幕在楼下,若是贸贸然让她先行回去似乎有些不好。

            而沈清这片刻的沉默,让沈风临眸色暗了暗。

            他以为,父女关系在怎么不好,半年未见,一起吃顿饭应该不为过。

            可沈清的静默让他心塞的有些难受。

            “婆婆在楼下等我,我先打通电话,”沈清说着,拿起手机欲要去门外拨电话。

            却被沈风临喊??;“不用了,改天吧!让长辈等太久不好?!?

            他突然就改变了心意。

            毕竟、女儿已经嫁出去了,又嫁到了6家那样的家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的担忧的。

            都说自古婆媳关系是一大难题,并不想沈清也走上这条路。

            “我下周一才回江城,后面有的是时间,”沈风临见沈清望着他不吱声,才开口说了声。

            而沈清,宁静的眸子锁着沈风临,眼眶中蕴出了些许以往不常有的情绪。

            前一秒还冷着脸的人后一秒突然之间改变了心意,沈清并不觉得这是沈风临心情好才转变的,而是因为某种内里关系在生潜意识的改变。

            这种改变或许跟苏幕有关,又或许跟她有关。

            沈清望着他没吭声。

            只听沈风临淡淡在道;“嫁了人你那些冷淡的性子要改改了,豪门儿媳不好当,自己多加注意?!?

            这一提点,沈清算是知晓沈风临为何会突然改变心意了。

            心底一暖,似是看见了那久违到近乎陌生的父爱。

            她望着沈风临,迎着下午时分的阳光,只觉他整个人周身都泛着一层层淡淡的光晕。

            片刻,她浅然一笑。

            “明晚吧!”定下晚餐时间。

            沈风临拿起水喝了口,点了点头,算是应允。

            下午时分,沈清离开沈氏集团回了总统府,而公司内,总有人因为沈清的到来而感到异常难受与心塞。

            沈南风未曾想过沈清怀孕了,甚至从未想过。

            窗外,夏日的阳光异常骇人,新闻时不时传出有人中暑的消息,下午时分的接到静悄悄的,

            行人不多,唯独只有车辆穿行其中。

            落地窗前,沈南风一身湿透了的白衬衫在空调下又吹干了。

            他撑着双手看着外面沉静的街道微微失神,四周无声,静谧的近乎不真实。

            诺大的办公室连中央空调的工作声都听不见了。

            良久,伸手传来敲门声,他似是没听见。

            第二次声响传来他才动了动菲薄的唇;“进?!?

            秘书推门进来,将手中文件摆在桌面上,“沈董说让您去趟办公室?!?

            他点了点头,算是知晓。

            秘书站在原地静看他几秒,然后转身离去。

            董事长办公室内,沈南风与沈风临就工地上的事情展开讨论,而后又询问与高亦安的合作案,沈南风都非常官方且精准的告知沈风临一切。

            这二人坐在一起,聊得只是工作。

            在无外乎其他。

            沈南风以为沈风临会就刚刚他失态的事情说了句,但没有。

            他似乎压根就没见到似的。

            出了办公室,依旧是心神不宁。

            总统府晚餐,除了6景行不再,6家人基本全员到齐,就连6槿言的狗都趴在了她脚边来凑个数。

            没了6景行在,总觉得餐桌上的热络氛围有些适应不来。

            晚餐吃了几口便想搁下筷子上楼。

            奈何老太太一直拉着她聊着宝宝的事情,沈清只好耐着性子一一作答,且话语还要温和。

            晚间临睡时,沈清接到了章宜的电话,而后闲聊着,彼时,苏幕没在身旁,她与好友聊天自然是要放得开些。

            那侧,章宜先是扯了些工作上的事情,在来是问道;“怎么好端端的想到公司来了?”

            站在6景行书房里的让你抬头望着诺大的书架,想要从上面选本书下来,伸手食指指尖在正排书籍上缓缓扫过,话语闲适;“秦管家电话过来,说了些许事情,再来是许久未见了?!?

            这个许久未见,说的自然是沈风临,章宜也知晓。

            “我看今日沈南风受的刺激不小,”那侧,沈清听闻到了抽烟机的声响。

            只听章宜在道;“有时候想想确实是挺不容易的,”这个挺不容易说的自然是沈南风。

            沈南风爱了沈清而十年开不了花结不了果就罢还得时时刻刻接受来自沈清的打击。

            “浮生六记如何?”沈清突???,打断了章宜的话语。

            书柜前,她修长的指尖落在书侧,一下一下轻点着,想岔开她聊得这个话题。

            不管她与沈南风之间如何,她以为人妻,即将为人母,保持距离是最基本的。很多次她会在深夜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爱吗??每一次得出的答案是不爱??芍站渴窃谧约荷砼越醵甑娜?,他并非薄情寡义之人,更何况沈南风并未做过什么伤

            害她让她无法原谅的事情。

            “还行,”章宜呆了片刻答道,“不过我介意你换本书看?!?

            她给出中肯建议。

            “为何?”沈清问。

            “个人不大喜欢悲惨故事,”章宜翻着锅里的菜浅答道。

            沈清闻言,笑了笑。

            悲惨故事么?

            她还未曾看过。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s级绯闻,影帝撩上她/八月橘

            简介:

            宋南妩,二十七世纪第九军团团长,意外穿越二十一世纪,遇上了知名影帝,后来将他睡了!

            【影帝恋爱前】

            游戏中:“菜得抠脚,还想杀回来,理想不错?!?

            日常嘲:“听说你的理想职业是去市卖菜,呵,真是个伟大的理想,你咋不下地种菜?”

            日常讽:“看你一马似平川,我给你买了一箱木瓜?!?

            【影帝恋爱后】

            游戏中:“我媳妇就是厉害,一杀五完虐,技术就是这么牛!”

            日??洌骸霸谖已壑?,我媳妇最好看,知道我媳妇是谁吗?她叫宋南妩?!?

            日??洌骸安缓靡馑?,我看脸,我媳妇最美?!?br />
    河北快3走势图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19
  • 慈善基金进社区 点对点帮扶居民 2019-08-13
  • 尼勒克县88支“访惠聚”驻村工作队持续发力惠民生 2019-08-13
  • 专家谈当前市场预期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8-13
  • 拉萨市海拔4300米以下再无“无树村 无树户” 2019-07-30
  • 简逸光:从《佛祖历代通载》看佛教史的建立 2019-07-30
  • 概括起来就是:人在任何时候都有神赐的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7-29
  • 熊出没!云南景东县首次利用红外相机拍到黑熊活动轨迹 2019-07-24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7-24
  • 创业女青年哈丽娟:世界是自己的 与他人没关系 2019-07-23
  • 全国人大相关负责人就“人大监督工作”答问 2019-07-23
  •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7-19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二等奖《明知故犯》孙晨 2019-07-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07-15
  • 做合格党员,做好“四个”基本—筱莎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15
  • 极速11选5是哪办的 怎么破解加拿大快乐8 百人牛牛 手机市场 20选5开奖时间 t13波叔一波中特官方网站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网址大全 超级大乐透 福利彩票投注站不批了 如何下载中国象棋 6选7开奖结果 3d基本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混选大底 福建快三开奖公告 安徽福彩新快3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