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19
  • 慈善基金进社区 点对点帮扶居民 2019-08-13
  • 尼勒克县88支“访惠聚”驻村工作队持续发力惠民生 2019-08-13
  • 专家谈当前市场预期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8-13
  • 拉萨市海拔4300米以下再无“无树村 无树户” 2019-07-30
  • 简逸光:从《佛祖历代通载》看佛教史的建立 2019-07-30
  • 概括起来就是:人在任何时候都有神赐的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7-29
  • 熊出没!云南景东县首次利用红外相机拍到黑熊活动轨迹 2019-07-24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7-24
  • 创业女青年哈丽娟:世界是自己的 与他人没关系 2019-07-23
  • 全国人大相关负责人就“人大监督工作”答问 2019-07-23
  •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7-19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二等奖《明知故犯》孙晨 2019-07-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07-15
  • 做合格党员,做好“四个”基本—筱莎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15
  • 河北快3走势图 - 都市小说 -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三章:江城女婿

    福彩3d走势图综合版:第三百二十三章:江城女婿

            总统府举办的慈善宴会,每年都会有大批收入,而这批收入最终会捐给慈善协会,投入到需要的地区去,因此,总统府每年此次宴会的宣传力度可谓是极大,也是最没门槛的一次宴会只要你是长层圈子里的一员。

            只要你能尽一份微薄之力,都可。

            这个圈子里,大多数人将目光流露在沈清与6景行身上,对着二人的一举一动可谓是尤为关注。自然是将沈清与许言深的你来我往看在眼里。

            但因隔得远,看的清楚并不代表听得见。

            “有交集?”许言深离开后,6先生附耳小声询问自家爱人,此时,6先生显然是忘记了昨晚的种种不愉快。

            “北部案子,”简短四个字道出原由,话语凉凉,但面上官方浅笑依然挂在脸面上。

            6景行听闻自家爱人清凉话语,顿了顿,似是响起昨晚二人闹的不愉快,搂着沈清腰肢的手,紧了紧。

            “我去趟洗手间,”沈清说着,缓缓挣脱开6景行大掌,而后摇曳着婀娜的身子朝一方卫生间而去。

            路过长长走廊,才到地方。

            身后,沈清在前,有一女子紧随其后。

            她知晓,但未在意。

            如此场合,她即便有贼心也没贼胆。

            卫生间你,她推门进隔间,身后那人紧随而来,而后低着身子看了看隔间,见里面只有沈清一人时,伸手将工作间的维修牌放到了门口,而后伸手带上门。

            她出来,见人靠在门口,一双眼眸紧紧锁在她身上。

            站定,忘了其两秒,准备越过她去洗漱台。

            只听一道清丽嗓音响起;“你嫁给了6景行?”

            沈清闻言,侧眸看了其一眼,未回应。

            片刻,手腕被人擒在掌心,她低眸望过去,眉眼冷蹙看着眼前女人。

            抬手,狠狠甩开她,冷声警告道;“我告诉你,在对我动手动脚,我绝对能废了你的爪子?!薄澳愀?,”莫菲不甘示弱一声惊呼。

            “沈清,你穷极一生欲要挣脱牢笼,到头来不也还是跳不出6家的五指山,你想要逃离沈家,到头来,却不过是从虎口跳进了狼窝?!?

            多年前,在国外,沈清想要逃离桎梏,跳出世俗的枷锁,到头来,不过还是回到了原点。

            “你空有一生傲骨,为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可到头来,你这身傲骨还是被6家人控在掌心动弹不得,沈清,你简直就是自作孽不可活?!迸艘盅锒俅?,恨之入骨的嗓音从嗓间溢出来,望着沈清将这一段段的话语说出来时恨不得她去死的神情简直就是丝毫不隐瞒。

            她那张妆容得体的脸面一瞬间变成了恶毒的老巫婆。

            变成了恨不得能将她食入骨髓的恶鬼。

            沈清静静望着她,将她恶毒的神情点滴不漏的收入眼里,望着她愤恨到欲要喷出怒火的眸子,在看看她气的通红的脸面。

            沈清冷笑出声,极为不屑。

            “你三番五次挑衅我,辱骂我,无非就是因为五年前我将许言深送进了监狱,可莫菲,即便五年过去了,不爱你的人还是不爱你,不喜欢你的人还是不爱你,你浪费五年青春苦苦等他五年不也还是一无所获?嘲笑我的时候看看你自己,我放弃自由最起码还能得到金钱的回馈,你放弃五年青春得到什么?”她笑。

            而后道;“得到了眼角的鱼尾纹?还是他的漠视?”沈清说着,伸手推开挡在眼前的女人,欲要越过她,却被你挡住了去路?!拔椅市奈蘩?,你呢?你每每午夜梦回的时候难道就没梦见过我恨不得拿刀子捅你吗?”前程过完如何不堪回,而这一切不堪回均是败沈清所赐,到头来,她心安理得游畅在这人世间,而他却在国外监狱过了足足五年不见天日的生活。

            这世上,小人得志,好人去付出一切。

            “想杀我的人,不止你一个,倘若是个人都恨不得在梦中捅死我,我早已死千百回了,莫菲,我劝你守住你这张嘴,当初惹的祸还不够?”交浅莫言深,言深惹祸根。

            “沈清,”一声嘶吼从莫菲喉间溢出来,似乎被人戳到痛处似的,而后其伸手欲要招呼沈清,却被她握住手腕,狠狠推在了门旁。

            沈清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

            对于主动招呼自己的人她从不心慈手软。

            “生而为人,我劝你管好你那张嘴,”言罢,沈清迈步至洗漱台前缓缓搓着自己的手,哗哗抽出纸巾擦擦干手中水珠,拉开门,赫然见到站在门口的男人。其面色沉沉注视着沈清,而后越过她看到了坐在地上的某人,冷然开口道;“动手是否过分了些?”“确实过分,”她点头应允,好不未自己辩解。

            欲要越过人离去,男人挡住她的去路,冷然低睨着她,眼眸中蕴藏的是一股子深不见其的哀哀戚戚。

            刹那间,沈清似是看不透这其中含义,与其直视,欲要看清楚,却现不过是一恍惚的功夫,男人面上沈清恢复如常。

            “人家守身如玉苦等你五年,许总也该怜香惜玉些了,免得某些人欲求不满总来找我的茬儿,”这话,沈清是笑着说的。

            她语气淡淡,听不出情绪,但不难看出其心情不佳。

            许言深望着她半晌道;“为何?”简短的两个字,他终究是问出来。

            坐在卫生间地上的人闻言面上惊恐一闪而过,而后道;“她沈清如此蛇蝎心肠做事情还需要为何?”

            闻言,许言深深邃的眸子落在莫菲身上,带着半分不悦,而后在望向沈清,只见其仰着脸高傲望向自己道;“我如此蛇蝎心肠狼心狗肺做事情还需要为何?”

            一时间,卫生间门口,逼仄的沉默碾压过去。

            三人都未言语,莫菲许是没想到沈清回顺着她的话说。

            而许言深,将落在沈清身上的目光落在了莫菲身上,带着打量。

            沈清见此,冷笑更甚,微启薄唇道;“进不进?不进让让?!?

            她没那个心情在卫生间呆多长时间。

            许言深眸深如渊,看着沈清半晌之后,而后挪了挪步伐,让其离开,走了两步的人赫然现放在门口维修的黄牌子。

            停下脚步望了眼身后男人,嗤嗤笑出了声,带着一层薄薄的讽刺。

            许言深听闻声响,转身观望时,她已经迈着步伐离开了这方。

            其洁白的后背露在空气中,款款而去的步伐优雅的如同一只猫儿。待她走后,许言深将深沉的目光落在莫菲身上,抿了抿唇开口道;“往后不要再来找沈清?!?

            “许言深,”后者开口言语。

            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你玩不过她,”他开口,不带半分情绪。

            而后,也不过是否是女厕所,男人迈步进去将人从地上拉起来。

            许是因绅士风度使然,其中并未带任何感情。

            可莫菲并不如此想,男人将她从地上拉起,而后她伸手,顺势楼上男人腰肢,埋再其胸前,嗓音颤栗开口;“我等了你五年,言深,足足五年?!?

            不算他们二人之间从小的友情,就单单是许言深进监狱的这五年,她从未想过要放弃这个男人,即便许家对外隐藏这一切,不让世人知晓,可她还是心甘情愿等了足足五年,从未后悔过。

            如今,他回来。

            原以为一切应该水到渠成,可沈清的出现让她不得不担忧。

            不得不担忧。

            男人任由其抱着自己,埋与自己胸前。

            他垂在身侧的手始终垂在身侧,未曾抬起半分,其面无表情的容颜照旧面无表情,无半分动容。

            任由身前美人哭的花枝乱颤他不为所动。

            待到许久之后,才轻启薄唇宽慰道;“出去吧,宴会要高潮了?!?

            凉薄,毫无感情,无半分私人情绪。

            莫菲抬眸,对上他的视线,面上闪过一丝愕然,男人望着她许久,最终抬手伸手拍了拍她肩膀,以示宽慰。

            “你先出去,我收拾收拾妆容,”莫菲说着,微微低垂头颅,待许言深出去后,她迈步站在镜子前,望着镜子中自己有些憔悴的容颜,不由的心底对沈清的愤恨更增了一分。这方,6景行端着酒杯站在一侧,络绎不绝的人同他招呼应酬,男人面不改色面对这一切,只是目光频频落在卫生间方向。

            正想抬步过去寻人时,有一熟悉身影朝这方而来。

            高亦安一身黑色西装灰色领带这这放而来,似是看到6景行刻意寻过来的。

            男人秀眉微蹙,昨日同沈清吵架是因高亦安,今日再见,怎都觉得心头塞塞。

            男人迈步过来,站在圆桌另一侧,斜靠着望向6景行,嘴角泛起一丝浅笑;“6少?!?

            “高董,”6景行皮笑肉不笑开口招呼。

            “很抱歉,时常带着你老婆上头版头条,”高亦安这话说出来,浓浓的挑衅之味。

            挑衅,讽刺,傲慢,6景行用所有能想到的话语来诠释高亦安都不过分。

            男人心头杀意泛滥,但面上表情依旧不为所动。

            “这么多年过去了,高董也只能借着女人将名声打出去而已,”6景行笑意悠悠,眼光在在场人身上环视着。

            “能打出去,管它是靠男人还是靠女人,”高亦安说说着,悠悠然伸手端起杯子浅酌了口酒。动作随意,话语随意。

            一切都那么漫不经心,他此番来,便是让6景行心塞的。

            没有?;性趺葱??

            “倒是很像高董的作风,”6景行毫不客气开口贬低他,低低沉沉的嗓音近乎缥缈的不真实。

            二人话语剑拔弩张,但面上笑容浅浅。

            高亦安闻言,嘴角笑意盛开,道了句过奖,而后朝6景行扬了扬杯子,男人端起杯子隔空碰撞,远远看着,这二人是如此和谐。

            以至于,让人很难不想起今晨的头版头条,高亦安与沈清传绯闻,沈清是6景行老婆,按理说情敌相见,应当是分外眼红的,可此时,这二人身姿不凡的男人靠在一侧聊着天,且姿态悠然,似是丝毫不受绯闻影响。

            如此一来,很难不让人遐想。

            高亦安的想法,6景行怎会不知晓?

            竟然知晓,事关自家爱人,怎会不配合?

            外间传闻的绯闻如此一来,不攻自破。

            这两位器宇轩昂,身姿卓然的男人看起来似是关系及好。

            片刻,沈清从卫生间回来,便见如此场景,一丝愕然爬上脸面,看着6景行与高亦安半晌未曾回过神来。

            迈步过去,男人朝她招了招手,她路过高亦安站在6景行身侧,男人见她来,俯身低头,在其唇瓣落下一吻,浅浅的吻,带着宣布主权。

            而高亦安,站在一侧笑看这二人。

            其面上的笑容,丝毫不掩饰。

            一时间,众人只觉这、、、、、太过诡异。

            而6景行宣布主权的行动在高亦安眼里看来不过都是小儿科把戏,他怎能不笑?

            这夜,媒体并未放过这一幕,绯闻不攻自破。

            而沈清,依旧处在蒙圈状态中,将目光落在高亦安身上,后者扬了扬手中杯子道;“我跟6少在谈着今日绯闻的事情,应当算是颇为愉快?!?

            这句话,算是提点。

            沈清淡淡望了眼6景行,见其面上笑容依旧官方,轻扯嘴角,点了点头。

            当真是觉得男人演起戏来,没女人什么事儿了。

            远远的,傅冉颜与傅易寒看着这一幕,前者有丝丝愕然,沈清与高亦安之间的关系。

            望向自家哥哥,只听其淡淡道;“这都,怕是有的好戏看了?!彼底?、搂着傅冉颜往前带,而后道;“走,过去凑凑热闹?!苯堑娜巳胱ざ?,且个个都是冲着沈清来的,只怕是有6景行心塞的了。

            单单是个高亦安就够6景行喝一壶的了。傅冉颜迈步过来,站在沈清身侧,疑惑的眸子望望她,在望望6景行,在望望高亦安。

            正望着,却被高亦安一个冷眼给杀了回来。

            后者有些讪讪然。

            朝沈清靠了靠。

            远处,程仲然见此,微迷了眼,似是觉得情况不大好,于是,抬步朝这方而来。

            兄弟情敌在,不去给人站站场子,只怕是说不过去。

            一时间,都几个风度翩翩时常被良家少女津津乐道的几位颜值身家都颇高的男人们都聚集到了一起。

            看似是一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男聚会景象,

            实则,暗潮汹涌。

            高亦安见此,端起酒杯笑看众人,而后轻酌一口清酒,笑道;“难得聚在一起,浅酌一口?”

            这里的人,除了6景行之外,都是江城人士。

            “他乡遇故知?”沈清轻扬嗓音问道。

            高亦安闻言,笑了。

            笑意沛然点了点头,望向6景行倒;“倘若是他乡遇故知,那6少、、、、算什么?”“江城女婿,”程仲然开口,显然是站在6景行这边的。

            闻言,高亦安笑了,点了点头,算是应允。

            一众人端起酒杯碰了杯,走了个形势,实则各怀鬼胎。

            唯独沈清,是这个圈子里的中心人物,心下带着些许浅浅淡淡的情绪。

            晚宴正值高潮,拍卖品在整个场子响起,而沈清全程淡淡,对这些东西提不上半分兴趣,反倒是傅冉颜看中一副白玉兰宫廷刺绣。

            抬手报价,而另一侧许是有人同样看中,与她紧追不舍。

            许久过去,价格被抬的翻了几番,傅冉颜显然有些不大乐意了,望了眼自家老大。

            傅易寒颇为宠溺开口;“喜欢就加?!闭饣?、无疑是良药,间接性的意思就是,反正不用她掏钱。

            沈清见她跟打了鸡血似的跟人抬价,抬手抚了扶额,当真是身家万贯也不够她这么造的。

            期间,苏幕、6槿言,都拿出了东西出来拍卖。

            当然,这其中包括沈清,虽然她并不知晓她何时接触过这些东西,但显然,这东西是身旁男人拿出来的。

            一条极有设计感的手链,被拍出了天价。

            晚宴结束,一行人离开,男人脱掉身上外套将自家爱人包裹进去,熟悉的味道席卷全身,沈清不自觉侧眸望了眼男人,而后脚下一个不注意,险些踩空,好在男人全程搂着她,并未生什么意外,但难免,免不了被男人说两句。

            “想看回家让你看个够,不好好走路我就抱你回去,”男人冷声警告,沈清低垂头颅认真看路。

            身后,高亦安将这一幕收进眼里。

            离去时,众人各分西东,扬长而去。

            傅易寒与高亦安相同方向,二人一前一后驱车远去。

            这厢,江城、沈南风在解决完都事情之后回了江城,只因唐晚依旧昏迷不醒,沈唅依旧在。

            医院安静的走廊内,只剩下男人皮鞋落在地上的声响,日光灯将他影子拉的老长老长。

            走廊另一头,有一清秀亮丽女子穿着毛衣长裙朝这方而来,远远的见到人,如蝴蝶似的翩翩飞舞过来,一头撞进了沈南风怀里。

            男人抬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头。

            “实习怎么样?”他问,话语淡淡。

            “挺好的,”沈唅答,扬起头颅望向他。

            “有什么不懂的爸爸会教我,”她又道。

            沈南风闻言眸色暗了暗,片刻,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好、会教你就好?!?

            沈清的成长之路全靠自己摸爬打滚,沈唅的成长之路有沈风临帮扶。

            人与人,不能比。

            否则,会多生许多烦劳出来。

            “姐在都怎么样?”她问。

            “挺好的,”沈南风答。

            夜间,兄妹二人在唐晚病房坐了些许时候才会到茗山别墅,此时,沈风临未曾入睡,坐在客厅内,秦用在一侧未其泡茶。

            男人手中拿着份文件,不紧不慢的翻着。

            见二人回来,停了手中工作,望向二人带着慈爱。

            而后,深谙方能支开沈唅,坐在客厅沙与沈风临浅浅聊着都事情。

            男人许是早就知晓沈清在都拿了北部的案子,并未有何诧异。

            反倒是嘴角浅笑不减。

            这日晚间,身处都的人接到了来自沈风临的电话,男人在那侧询问事情进展,沈清告知,而后沈风临在那侧提点了她几句。

            “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跟景行商量着来,都不比江城,稍有不慎,6家也不一定能护得住你,”权益家族,看中的是名声与利益,倘若事情真的不可收拾,只怕是6家会舍弃什么也不一定。

            闻言,沈清似是有些不能理解这话语中的意思,而后开口问道;“什么意思?”“何必明知故问?”沈风临在那侧言语,他自是不信沈清会不知晓这话是何意思。明知故问不能解决什么问题。而后,沈风临在那侧接着道;“南风去都,你稍稍能轻松些,但感情的事情,你们自己拿捏好尺度?!?

            沈清怀孕,不能过多操劳,他知晓。

            但二人在一处,前程往事难免会成为心头之痛。

            言罢,沈清拿着手机久久不能回神,站在原地许久,直至6景行出来见洗完澡的人楞在原地,微微蹙眉,迈步过去伸手欲要将人带进怀里,却将沈清狠狠吓一跳。

            将才靠近的人猛然推开。

            6景行见此,眉头紧蹙。

            深入古井的眸子望着她,带着半分不解。

            沈清见此,开口解释;“抱歉,我想事情太入神了?!被坝锍隼?,男人面色稍稍才好些,问道;“在想什么?”

            “工作上的事情,”她答。

            闻言,男人面色多了几分阴郁。

            “上班工作,下班工作,”这话语出来,带着几分小小情绪。

            沈清闻言,抿了抿唇,而后迈步向前,抚上男人坚实的臂弯,柔声开口道;“我下次注意,不早了,站了一晚上,腿疼,睡吧!”

            简短的一句话语出来带着些许撒娇的味道,6先生闻言,心头软了软,伸手将人搂近怀里,柔柔开口道;“昨夜跟你争吵,是我不对,我道歉?!?

            沈清静默,未言语。

            男人在度开口道;“我爱你,所以才小心眼,”男人菲薄的唇落在她面上,轻轻柔柔扫下去,带着几分柔软。

            “恩、”她浅应,给出了回应。这夜,6太太坐在床沿,6先生端着盆水给其泡脚,泡完脚,通身汗,又耐不住沈清嘟囔伺候人洗了个澡,如此来来回回下来,已是十一点多的光景,躺在床上的沈清近乎秒睡,而6先生,却还坐在床沿轻柔她小腿,半小时后,自己才上床休息。

            6景行对沈清的好,是那种深入到细节里的好。

            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伺候她的一切,男人素来都是任劳任怨。

            次日清晨,慈善晚会的照片大幅度登报,沈清与6景行等人自然成了头条。

            一时间,众人津津乐道。

            不日后,北部案子提上议程,沈清与高亦安因工作的事情见面次数多了些。许是因工作强度太大,她虽每日按时休息,但改操的心,一分都没少。

            于是乎,体重不增反降,6景行数次那此事说事,沈清除了点头应允配合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6景行让吃的东西都吃,绝不挑食。

            也算是极为乖巧听话的。

            可这日,沈清上午到公司时只觉肚子隐隐作痛,而后去了趟洗手间。

            而后,整个上午,办公室厕所成了沈清的专属之地,来来回回四五次之后,面色有些寡白,章宜见此,担忧道;“你怎么了?一上午去了那么多次厕所?”

            按理说,沈清以往也跑厕所,比较频繁,可都是去去就来,今日似乎每一次都颇为长久。

            “有些拉肚子,”沈清答,虚弱无力,面色惨白。

            “你别吓我,”章宜显然是惊住了。

            而后扶着沈清进了办公室;“我送你去医院?”沈清摇了摇头,“倒杯水给我?!?

            章宜照做。

            这日上午,6景行出门前告知沈清晚间可能会晚归,只因外宾来访,需要接见,为期四天。

            男人出门前还叮嘱沈清在家要好好的。

            上午十点,沈清打6景行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于是乎,一通电话拨给了苏幕。

            带着半分虚弱无力的哭腔开口;告知苏幕她兴许是拉肚子了。

            那侧闻言,哗啦起身,唤上司机送她到公司。

            去时,却被告知已经送到了医院,在辗转过去。

            这日上午时分,沈清拉肚子被沈南风抱着送到了医院,一番检查下来,医生面色稍稍凝重。

            章宜见此,有些焦急。

            但孙德何许人?总统府的御用医生,自然不会乱说话。

            而这就是沈清为什么让章宜开车来军区医院的原因。

            “没什么事,就是吃坏了东西,调养几天就好,”这话,是忽悠章宜跟沈南风的。

            章宜知晓其中利害,可沈南风显然是不信医生的说辞,阴郁着脸迈步向前,以身高优势碾压医生,而后开口道;“有话直说,出了什么问题你负得起责?”“没事、你出去吧!”沈清轻启薄唇开口言语,嗓音屋无力,孙德见此,麻溜儿的遁了。

            沈南风站在床沿望着她,眸光凝重。

            “真没事,不要担心,”沈清开口宽慰。

            若是有事,只怕是孙德不会让她躺在这儿,早就大群人围过来给她检查了。

            她如此说,他还有何好问的?片刻,苏幕来,见沈南风与章宜,点了点头。

            章宜欲要拉着沈南风出去,只听其开口道;“想必6少忙于国家大事没空照顾自己老婆,若如此,不如让父亲将阿幽接回去住段时间?!?

            这话、他是说给苏幕听的。

            而沈清闻言,似是不相信这番话是沈南风说出来的,望着他的眸光带着些许诧异。

            这是在……护短?

            名义上,沈南风是沈清的哥哥,哥哥心疼妹妹,说这番话似乎也不为过。

            苏幕回到;“景行在来的路上了,还多谢南风将人送过来了?!?

            这话、温温婉婉,饶是沈南风在觉得应该据理力争也没了那个理由。

            深深的眸子落在苏幕身上,而后望了眼沈清,见其未有何表示,便转身出去了。

            下午,忙的有些空闲时间的人掏出手机见自家爱人打了电话过来。

            伸手回过去。

            那侧,苏幕见了医生,听取了些许注意事项后,便带着沈清回了清幽苑,随行的,还有总统府护士。

            6景行电话过来时,苏幕恰好忙完一切,沈清才睡下。

            电话震动,看了眼,见是6景行伸手接起电话。

            “阿幽?”

            “外宾事务忙完了?”回应他的却是自家母亲的声响。

            “母亲?”男人疑惑。

            “阿幽拉肚子了,上午去了趟医院,这会儿回来吃了些东西睡下了,”苏幕将沈清情况浅声告知6景行。

            那侧,男人有片刻的静默,而后开口问道,嗓音有些焦急;“严重吗?”

            “好些了,”苏幕答。

            喂了些孕妇可以食用的药品,有所好转。

            那侧,男人面上焦急未减,看了眼周遭的情况,而后道;“我回来看看?!毕挛缫坏?,总统府外宾用餐时间,6景行同余桓交代了声,而后让徐涵驱车朝清幽苑而去,路上,男人面上焦急不减反增,直至到清幽苑时,车子还未挺稳,便推门下车,几乎是奔跑着上了二楼。

            南茜只觉一阵风从眼前刮过。

            男人即便是心里焦急,可推开门的动作依旧是轻轻的。

            屋内,苏幕正坐在床沿闭着眼睛养神。

            听闻推门声,睁眼,便见6景行轻手轻脚迈步而来。

            她起身出去,男人蹲在床边看着正在睡梦中的沈清,伸手撩开面庞碎,见其面色苍白,心头一堵难受的紧。

            俯身吻了吻她鼻尖。

            许是湿漉漉的,又许是睡不踏实,沈清动了动,蹭了蹭。

            6先生见此,心头都软乎了。间隙,睡不踏实的人一个惊颤醒来,睁开朦胧的眸子见6景行坐在床沿握着她的手。

            “怎么了?”男人俯身将人圈进怀里,宽厚的大掌在其后背来来回回安抚着。

            沈清听闻男人声响,蹭了蹭被褥。

            动作懒懒的,格外让人心疼。

            “阿幽、我抱抱你?恩?”

            “恩、”某人浅浅应允,七分无力。

            男人伸手,将人从床上抱起来,而后扯过薄被盖在她腹部。

            沈清靠在男人怀里,柔柔软软的,跟只生了病的小猫似的。

            提不起半分精神头。

            男人菲薄的唇,一下一下落在她面庞之上,带着安抚。

            “乖乖、”沈清虚弱无力,疼的是谁?

            6景行。

            一想到上午的电话没接到,男人心头更是自责不已。

            “对不起、我应该接到你电话的,”男人开口道歉,话语柔柔。

            本就是中午抽空出来,虽不舍,但总统府工作不能说撂担子就撂担子。

            一点四十五,男人紧了紧怀里人开口好言好语道;“乖乖、好好休息,想要什么跟南茜说,或者跟母亲说都可以,不舒服也要说,恩?”

            男人话语微杨,柔声询问。

            沈清闻言,抬眸望向男人,男人低头再起唇角落下一吻。

            6景行怕了,怕什么?

            怕沈清闹。

            果真,没让他失望,沈清原本放在身侧的手,缓缓圈上他的脖颈之间。

            其动作,足以代表一切。

            男人心头都颤了。

            低头蹭着自家爱人软软的面庞,“乖乖、晚上就回来了,恩?”沈清不言不语,许是没力气言语。

            只是将脑袋埋在他脖颈之间。

            6景行轻轻叹息一声,满是无奈。

            伸手按响内线,上来的,是苏幕。见6景行紧拧的眉头。

            迈步过去没好气嗔怪道;“明知时间不够还回来撩拨人家?!?

            说是如此说,可还是伸手摸了摸沈清的脑袋,话语温温,带着几分轻哄;“清清乖,妈妈在家陪你也是一样的?!?

            沈清虽不舒服,可不至于脑子不清醒,苏幕都如此说了,在扒着6景行不放,她当真是不识相了。片刻,她缓缓松开放在6景行脖子上的手,可脑袋依旧埋在男人胸前。

            不大愿意。

            她很自私,不舒服的时候就想让6景行在身旁。

            平日里不粘着他,但此时尤为希望他在。

            6先生心头都颤了,哪里经得住沈清如此娇软的模样。伸手欲要捧起某人的脸,这一抹,一手泪。

            苏幕见此,也是惊住了。

            而后拍了拍6景行的肩膀,转身拿着手机出去了。

            那方、6琛正在与外宾用餐,苏幕电话过来,徐泽接起,听闻总统夫人强势霸道的言语时,徐泽愣了愣,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前去告知6琛、

            6琛闻言,心下一沉,可面色却未有半分动弹。

            而后,只见他优雅起身,礼貌客气同对方言语了几句。

            拿着手机出去。

            那侧,苏幕电话响起,只听6琛冷着嗓子开口道;“国家大事,会见外宾,是能说换人就换人的?”“景行下午去不了,”苏幕开口,绝不退让。

            “由不得你乱来,”6琛说完,撩了电话。

            而后,一通电话甩给6景行,沈清隔得近,几乎能听见6琛的话语是咆哮出来的。

            男人静静听着,而后应允了声,知晓事情严重性,也未曾过多争论。

            这日下午,6景行依旧离开了清幽苑,离去时,沈清静静躺在床上未过多言语,苏幕冷着脸苛责了几句。

            而转身到了总统府后,免不了被6琛冷着脸训斥一顿。

            6景行,何其为难。

            夜间,忙完总统府工作回到清幽苑时,已是凌晨之后,守夜佣人见其回来,开口言语道;“夫人怕太太夜间不适,晚间谁在了主卧,说是让您回来之后去客房睡?!?

            前面一句话,她说的尚且还算平稳,后面一句话越来越小声。

            反倒是6景行觉得没什么,如此也是好的。

            但难免,回到家想去看看她。

            这一进去,便将苏幕吵醒了。

            终归还是誊了地方给人。

            自己离开了。

            夜间,沈清起身上厕所时,以为身后躺着的还是苏幕,轻手轻脚起来,见身旁人也跟着起来了,这一看,见是6景行顿了一下。

            “上厕所?”男人问。

            “恩、”她应允,话语淡淡朝卫生间而去。

            休息了许久,不再像下午那般无力,但步伐,多少还是有些虚弱。

            6景行见此,伸手打横将人抱起。

            往卫生间而去。

            清晨转醒,6景行不在。

            心里稍稍有些落差。

            而苏幕,似是在极力维护沈清与6景行之间的关系,尽量在像沈清这放靠拢,她看在眼里,又怎会表现的太过分?

            整日在面对苏幕时,终究还是跟着她的情绪走。

            未曾让这位长辈感到半分尴尬。

            沈清这人,爱憎分明,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她都急着。

            好的,她还回去,不好的,也还回去。

            而苏幕,属于前者。

            在6家,苏幕可谓是完完全全站在她这方的人,昨日下午时分,站在走廊同6琛生争执她听在耳里,且不说她为何会听到。

            但出点,总归是好的。

    河北快3走势图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8-19
  • 慈善基金进社区 点对点帮扶居民 2019-08-13
  • 尼勒克县88支“访惠聚”驻村工作队持续发力惠民生 2019-08-13
  • 专家谈当前市场预期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8-13
  • 拉萨市海拔4300米以下再无“无树村 无树户” 2019-07-30
  • 简逸光:从《佛祖历代通载》看佛教史的建立 2019-07-30
  • 概括起来就是:人在任何时候都有神赐的田地生长粮棉等生物而足食丰衣。 2019-07-29
  • 熊出没!云南景东县首次利用红外相机拍到黑熊活动轨迹 2019-07-24
  • 把握和传承好“变则通”思想(大家手笔) 2019-07-24
  • 创业女青年哈丽娟:世界是自己的 与他人没关系 2019-07-23
  • 全国人大相关负责人就“人大监督工作”答问 2019-07-23
  •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7-19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二等奖《明知故犯》孙晨 2019-07-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9-07-15
  • 做合格党员,做好“四个”基本—筱莎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7-15
  • 中国福彩25选5 吉林快3号码一和值推荐 青海十一选王开奖结果 中国双色球福利彩票生肖 黑龙江36选七开奖结果 高频彩的资金倍投方法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周公解梦 时时彩管理员的微信号 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 福彩排列五走势图 江苏e球彩3场走势图 香港免费精准平特三连肖 75秒极速时时彩有假吗 河北快三遗漏统计表